首页 > 言情 > 

痞子与少女

痞子与少女小说

痞子与少女

蕊秋
状态:已完结分类:言情来源:掌阅
最火小说《痞子与少女》,丁水薇范由旗是小说的主角,作者是“蕊秋”。小说内容精选:范由旗双手撑在膝上,俯身去看她的眼睛。眼睛红红的,美得令人难以置信。面对这顽固的小女孩,一切千言万语的权宜之计,一切明哲保身的大道理,他应该也不能容忍,告诉这孩子残酷的事实,比如,人生本来是徒劳的一件事,大部分的善意都是多此一举。
更新时间:2021-03-21 08:15
开始阅读
详情
目录

杀也一起,守也一起,以集体荣誉感的名义铸成铜墙铁壁,迫不得已时,许金凤就是他们献上的祭品。

丁水薇认真地看着付思云,问了她一句:“你还觉得这是玩笑吗?你们没有听到许金凤刚刚在说什么?她求你们放开她的时候,你们为什么不松手?”

付思云没想到她会这么较真,捋了捋鬓发,很淡地笑了一下,说:“你刚从日本回来,可能不知道我们同学之间打打闹闹是很正常的,有时候玩得太high是这会这样。”

一个班级就是一个小小的职场,很多事情发生了,付思云不可贸贸然地报告给上级,她需要善加观察多方考量,甚至站在人多势众的一边,这样才会有信她、听她、服从她,等下次班里组织活动时才会有一呼百应。她是如此的练达,她的通达人情衬得水薇更加冥顽不灵。

少年人的心机虽然稚嫩,该狠毒的时候一样狠毒。

丁水薇一颗心都像浸在冰水里,没有力气,又觉得委屈,往后几步想找个东西靠一靠,意外撞在了某人身上。

余光稍稍往后一点,才发现是范由旗。

他站在身后,结实高大,像是她倒下来,他都能接住她。

女孩子看着倔,性子硬,又爱管闲事,其实骨子里是水一样的性情,被父母养得很娇,一点委屈都没受过,所以很会跟人撒娇,情绪的流露也直接。

看到男生的那瞬间,她的眼睛立刻就红了,像是看到了亲近的、能保护自己的人。漂亮的杏眼里微微蕴着些水汽,当她带着哭音叫出他名字的瞬间,让范由旗第一次知道何谓宿命。

“范由旗……”

是一语成谶,一念成疾,被命运钦定之后,干脆束手就擒。

他扫了一眼挡在门口那男生。

范由旗在班里的形象一向有些浑,手段很野,仗着成绩好,很受老师宠爱,男男女女都怕他三分。

“欺负女生还得意了是吗?有能耐滚回去泡自己的妞!”

男生们都怕他,也不敢回嘴,讪讪地让开了。

水薇出去之后,范由旗停了停,在所有人的目光中也跟了过去。

别人都以为她是去告老师,目光不约而同地朝刘仙郁瞄去,她站在桌边,发尾蓬蓬的,面孔也不大好看。

再不服管教的学生还是有学生的天性,那就是怕老师。

只有付思云一个人看着消失在门口的范由旗的背影。

这期间,他没有回过一次头。

哪怕刚才她就站在他身后。

哪怕进来的时候,他就从她面前走过。

水薇在走廊太阳光的斜照下小跑了几步,又站住,抬手用手背狠狠抹了下眼睛。

他不远不近地跟着,像是快能追上了,偏偏又落下几步。

两道脚步声时而重叠,时而交错,在午后悠长的走廊回荡。

很多年范由旗再想起来,发现他的命运在任何时刻都有别出心裁的暗喻,他独立自我,如参天榉木,她乖巧柔弱,如攀附榉木的菟丝,可是细细回忆起来,人生的许多画面里,都是她在前面走,他看着水薇的背影,一步不落地紧随其后。

前面既不是办公室,也没有了楼梯,终于她觉得累了,转过头来说:“干嘛还跟着我?”

他手撑着膝盖,弯下腰来看她的脸,微湿的睫毛像一只倒扣着的小金佛手,又浓又厚。

他笑,声音低哑:“想不到还是个侠女啊。”

强推榜
主编力荐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