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半醉半醒半浮生

半醉半醒半浮生小说

半醉半醒半浮生

双映
状态:已完结分类:短篇来源:微阅云
虐心言情《半醉半醒半浮生》是双映近期原创作品,主要围绕段灵儿、赵献所展开,是一本值得一看的佳作。若妃手一抖,盒子砰然落地。赵献来得太快,若妃尚且来不及全身而退,只得先命人将青瓷的尸体拖到屏风后,自己则用丝帕擦了手上血迹,梨花带雨地迎出门去。
更新时间:2020-11-23 15:54
开始阅读
详情
目录

脸上火辣辣地疼,柳絮似是有意为之,两记耳光打得都是她受伤的左脸,一声比一声响,余剩绕梁,听得人心尖儿疼。

赵献置若罔闻,负手静默地立在一旁。

第二记耳光极重,锋利的指尖在脸上划出一道血痕来,丑妃偏过脸,啐出一口血痰。

“柳絮不是故意的,”柳絮柔婉地抚摸那痕迹,“丑妃娘娘不会怪罪妹妹吧?”

“自然不会,”献帝笑得冷漠,口吻如刀般凌迟她的心,“她已这般丑陋了,不在意多几分颜色。”

好像有什么破碎的声音,像一只被稳妥珍藏了数年的瓷器,沿着纹理寸寸崩裂。段灵儿眼前模糊,她久不曾流泪了,早忘了那滋味,如今却觉得有温热液体在眼眶里胀痛得打转,转得凉透了,终究没有落下。

献帝两指抵着她那伤疤,附耳低声问,“疼么?丑妃?”

烽火连天的那夜,这个女人转投宋庆成怀中时,又岂知他的心里有多疼?赵献豹目圆睁,目眦几裂,她心甘情愿为那人葬身火海时,又岂能体会自己的悲恸万一?

宋庆成已死,而今留在他赵献身边的,不过是他费尽心机存下的一个躯壳,一具走尸罢了。天子松了手,转身时错过了段灵儿划过脸颊的一滴泪。

献帝起驾回宫,柳絮尾随在后,出门时回头望了丑妃一眼,眸子里晶亮亮,尽是得意的笑。

笑容娇俏无匹,倾国倾城,不过如此。

是夜,赵献宿在听雨阁,身下的女子百般讨好,身段柔软如初春柳絮,情到浓时,赵献掐着她的脖颈,指掌贴近动脉,仿佛恨之入骨,却又舍不得看那脸上一丝一毫痛苦的表情。

“叫献哥,”天子痛苦地喘息,“像从前那样,叫我献哥。”

“献哥……”柳絮细白藕臂攀上他的腰,唇舌火热,殷切呼唤。

不是的,不是这种语气,他死死掐住女人的脖子,猛兽般嗅她颈窝里的气味,也不是这味道。

他记得那女人的味道,朝露一样冷冽清新,也记得她高高束起长发,如男儿般塞上走马的英姿,她的肌肤柔韧却蕴含力量,而不是这样,烂泥一样瘫软。

献帝猛地将柳絮推开,夜风习习,吹散了盘桓的情热。

“滚出去。”

“皇上……”

“朕说滚出去。”

柳絮不知做错了什么,只觉得方才还百般疼爱的皇帝,此时却如换了个人一般,眼神比夜色更寒冷几分,好似那些柔情蜜意尽是浮云,挥袖即散。伴君如虎,她不敢停留,忙敛了衣衫踉跄翻下榻,朝殿外走。

“回来。”献帝又说,“你有孕在身,不能受凉。”

他按了按太阳穴,眉心纹路很深,似乎疲惫至极,“朕回养心殿。”

更深露重,皇城延绵,如蛰伏于黑暗中的巨兽。

陈国昌不远不近地跟着天子,走过寂静的乌衣巷,从孩提至如今,那背影挺拔如昔,却变得孤寂而落寞。他不再是鲜衣怒马,满楼红袖招的小王爷,越走越高,脚下尸骸遍野,身边的人却越来越少,如今高处不胜寒,头顶唯有诸天神佛。

陈国昌叹了口气。

不知不觉,已走到凤鸣阁外,献帝脚步微微一顿,陈国昌垂头静立在侧,忽听见一阵乐声。

那声音初时青涩,而后却悠扬辽阔,淡然又热烈,如同草原上飘过的云,和缓舒畅,又如大漠里扬起的黄沙,粗粝迷离。

旋即声调一转,竟如战鼓声声红旗烈烈,说不出的憾人心神,道不尽的平和安稳,倏忽间又低沉呜咽,仿佛注入全部悲恸而嚎啕,听者伤怀闻者感叹,令人难能不动容。

赵献闭目听了片刻,指尖扣击着节奏,旋即问道,“你可知道这是什么调子?”

强推榜
主编力荐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