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告别六年感情

告别六年感情小说

告别六年感情

小呀小猫咪
状态:已完结分类:都市来源:知乎
短篇《告别六年感情》是小呀小猫咪近期原创作品,主要围绕池清、陆之佳所展开,是一本值得一看的佳作。陆之佳亲自上门把我接回去的,我妈当着我的面叫他好好对我,要学会珍惜。陆之佳谦虚地在我妈面前连连点头,拍着胸脯保证以后再也不惹我生气了。家里打扫得很干净,以往玄关处总是杂乱地堆着陆之佳的各种鞋子,我说了他很多次他都改不了回家一脚蹬的臭毛病。看得出他这次真的花了心思。
更新时间:2022-01-12 16:14
开始阅读
详情

「今儿个你可得给个明确的答复,什么时候把我们家清清娶回家?」小敏娇笑着将话筒递到陆之佳嘴边。

大家都期待着陆之佳能对我说出「爱的宣言」,这场婚礼的结尾变成了我和陆之佳的主场。

「结婚的事再说吧,今天是小敏的婚礼,我们就不要喧宾夺主了。」陆之佳露出一个极其敷衍的笑容吞吞吐吐地说道。

气氛一下就凝固了。大家面面相觑,我咬着嘴唇,每个人都看出了我脸上的难堪。

我紧紧抓着捧花,花秆上的刺扎得我生疼,我强忍着不让自己在人前落泪。

原本我以为,陆之佳在人前是会给我一些面子的。

没想到在这样的场合,在这么多双眼睛的注视下,对于结婚这件事他依旧是不表态。又或者说他早就表明了态度,是我自己一开始就没读懂。

离开酒店,陆之佳拉着我坐上了车,我摇下车窗,赌气地把脸转向窗外。我身上还穿着伴娘礼服,寒风透过窗户吹得我瑟瑟发抖。

「刚才在那么多人面前,你那么说不是让我下不了台?我们不是说好了今年下半年就结婚吗?你又反悔了是吧?」

面对我一连串的质问,陆之佳脸上波澜不惊:「今天不知明天事,结婚的事缓一缓再说吧,我不想让你们家亲戚看不起我,现在新城区刚开发的楼盘挺便宜,等我们攒够了付首付的钱,我们就结婚。」

新城区的房价就算再便宜也要一万五一平,我税后月薪八千,他月薪五千,就算我们不吃不喝也要几年才能攒下一个付首付的钱,更何况我们现在还供着一辆车,家里还养了三只猫。每个月除去车贷、房租,还有日常所需的开销外,也就能存个六千来块。在房价节节攀高的今天,买房对我们来说属实是遥遥无期的一件事。

见我不说话,陆之佳侧过头问我:「宝贝,你是不是对我没信心?」

我摇头,嘴上虚伪地说着:「我知道你一定可以做到的。」

可我心里压根不是这么想的,陆之佳马上就三十岁了,可他现在还是心甘情愿地窝在一个娱乐城里上班,说是主管,干的却也是端茶倒水的工作,没有医保社保,更没有公积金。他的医保社保还是我未雨绸缪,每个月从我自己的工资里抠出一千多块钱帮他交的,就怕他哪天生场大病,我们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可我不能提这事,陆之佳自尊心极强,有一次我一闺蜜结婚,闺蜜和她老公属于闪恋闪婚的那种,我们都没见过几次,我只是随口说了一句闺蜜的老公在某某局子里上班,连夸的语气都没显露,陆之佳就炸毛了,拍着桌子说如果我看不起他在娱乐场所上班,可以再找个有出息的。为了这事,我们冷战了半个多月。

我也没有说迫切地想要和他结婚,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我只是希望我们的爱情不要死无葬身之地。

3

我在会计事务所做审计,工作忙起来的时候我能持续半个月加班到后半夜。

难得空闲的周末,我缱绻在温暖的被窝里准备睡个懒觉,门外的吆喝声扰了我的清梦,我这才注意到原本应该还在补觉的陆之佳不见了踪影。

打开房门,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正指挥着两个搬运工往隔壁空着的屋子里搬沙发,陆之佳「咚咚咚」地上楼,手里还抱着一个显示器。

「介绍一下,这是我老乡张文强,现在在我们KTV上班,以后也是我们的新邻居了。」陆之佳喘着气向我介绍,说完转身抱着显示器走进了隔壁屋。

张文强将我从头到尾打量了一番,我竟然从这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微微扬起的嘴角里体会出一种轻蔑嘲讽的味道。还没来得及等我细细寻味,陆之佳伸出半个脑袋冲我眨眼:「宝贝你去菜市场买点菜,中午给做顿好吃的,贺我这小老乡乔迁之喜,就做你拿手的虎皮鸡爪,油焖大虾,还有九转肥肠,再炒两个青菜就行。」

我本想趁着休息好好补充一下睡眠的,平时我比较注重健康饮食,但今天实在是不想动,原本的计划是中午点外卖喝粥的,可我不想当着陆之佳老乡的面拒绝他,败他的兴。只好洗漱穿衣,去菜市场买菜。

污水横流的菜市场里,我两手各拎着满兜兜的一袋子食材,一对小情侣从我身边经过,男的负责拎东西,女的笑逐颜开地细数着中午要给他做什么好吃的,我心里突然觉得很酸,这种待遇我是从来没有过的,生活上我就像个女战士,肩挑手提比爷们还爷们。

这几道菜都很费时费力,顾不得多想,我拎着沉甸甸的食材就往家赶,刚走到小区门口,口袋里的电话就响了。

「宝贝,你顺道再买瓶可乐回来呗,要大瓶的,冰箱里没存货了。」

「我手上拎着一堆东西呢,你自己下楼买。」我的耐心在被他逐渐消耗殆尽。

「我这正打游戏呢,走不开。拜托你啦,宝贝最好了。」

挂断电话,我深深叹了口气,折返回去买可乐。我们住的是老式小区,没有电梯,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东西拎上六楼,我已经快累瘫痪了。

陆之佳和张文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打游戏,张文强瞥了我一眼,说:「嫂子该减减肥了,爬个楼梯都喘成这样。」

强推榜
主编力荐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