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是什么突然让你放弃一段感情

是什么突然让你放弃一段感情小说

是什么突然让你放弃一段感情

小呀小猫咪
状态:已完结分类:都市来源:知乎
给您推荐池清陆之佳小说内容免费试读。主角是池清、陆之佳的小说名字叫做《是什么突然让你放弃一段感情》,作者是“小呀小猫咪”小说内容精选:「我做的菜不喜欢吃你可以不吃啊,为什么边吃还要边说不好吃?我在厨房里忙了几个小时,你们就等着吃现成的还要在那边说风凉话,有没有照顾过我的感受?人家吃完了拍拍屁股走人了,剩下这些谁收拾!」
更新时间:2022-01-12 08:04
开始阅读
详情

我摇头,嘴上虚伪地说着:「我知道你一定可以做到的。」

可我心里压根不是这么想的,陆之佳马上就三十岁了,可他现在还是心甘情愿地窝在一个娱乐城里上班,说是主管,干的却也是端茶倒水的工作,没有医保社保,更没有公积金。他的医保社保还是我未雨绸缪,每个月从我自己的工资里抠出一千多块钱帮他交的,就怕他哪天生场大病,我们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可我不能提这事,陆之佳自尊心极强,有一次我一闺蜜结婚,闺蜜和她老公属于闪恋闪婚的那种,我们都没见过几次,我只是随口说了一句闺蜜的老公在某某局子里上班,连夸的语气都没显露,陆之佳就炸毛了,拍着桌子说如果我看不起他在娱乐场所上班,可以再找个有出息的。为了这事,我们冷战了半个多月。

我也没有说迫切地想要和他结婚,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我只是希望我们的爱情不要死无葬身之地。

3

我在会计事务所做审计,工作忙起来的时候我能持续半个月加班到后半夜。

难得空闲的周末,我缱绻在温暖的被窝里准备睡个懒觉,门外的吆喝声扰了我的清梦,我这才注意到原本应该还在补觉的陆之佳不见了踪影。

打开房门,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正指挥着两个搬运工往隔壁空着的屋子里搬沙发,陆之佳「咚咚咚」地上楼,手里还抱着一个显示器。

「介绍一下,这是我老乡张文强,现在在我们KTV上班,以后也是我们的新邻居了。」陆之佳喘着气向我介绍,说完转身抱着显示器走进了隔壁屋。

张文强将我从头到尾打量了一番,我竟然从这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微微扬起的嘴角里体会出一种轻蔑嘲讽的味道。还没来得及等我细细寻味,陆之佳伸出半个脑袋冲我眨眼:「宝贝你去菜市场买点菜,中午给做顿好吃的,贺我这小老乡乔迁之喜,就做你拿手的虎皮鸡爪,油焖大虾,还有九转肥肠,再炒两个青菜就行。」

我本想趁着休息好好补充一下睡眠的,平时我比较注重健康饮食,但今天实在是不想动,原本的计划是中午点外卖喝粥的,可我不想当着陆之佳老乡的面拒绝他,败他的兴。只好洗漱穿衣,去菜市场买菜。

污水横流的菜市场里,我两手各拎着满兜兜的一袋子食材,一对小情侣从我身边经过,男的负责拎东西,女的笑逐颜开地细数着中午要给他做什么好吃的,我心里突然觉得很酸,这种待遇我是从来没有过的,生活上我就像个女战士,肩挑手提比爷们还爷们。

这几道菜都很费时费力,顾不得多想,我拎着沉甸甸的食材就往家赶,刚走到小区门口,口袋里的电话就响了。

「宝贝,你顺道再买瓶可乐回来呗,要大瓶的,冰箱里没存货了。」

「我手上拎着一堆东西呢,你自己下楼买。」我的耐心在被他逐渐消耗殆尽。

「我这正打游戏呢,走不开。拜托你啦,宝贝最好了。」

挂断电话,我深深叹了口气,折返回去买可乐。我们住的是老式小区,没有电梯,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东西拎上六楼,我已经快累瘫痪了。

陆之佳和张文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打游戏,张文强瞥了我一眼,说:「嫂子该减减肥了,爬个楼梯都喘成这样。」

我极力压制住心头即将窜出来的怒火,咬着后槽牙问陆之佳:「陆之佳,你能不能来搭把手?」

陆之佳抬头看了我一眼,大概是看出了我脸色不太好,识趣地放下手机跑过来,帮我把食材拎到厨房,然后在我脸上啄了一口:「宝贝别生气,我也是难得带个人回来吃饭的。」

说罢,陆之佳飞奔回客厅继续和张文强打游戏了。

我系上围裙,肥肠用面粉加白醋反复搓洗了好几次,生怕一不小心吃到带「馅」的。将所有食材洗好,又把配料切好,锅里下油,将洗净的鸡爪倒进锅里炸,许是水分控得不够干,锅里噼里啪啦的,溅起的油花蹦到我手上,立刻起了一个小红点,疼得我连锅铲都甩飞了,再看一眼客厅里的陆之佳,厨房里我发出的动静不小,可他丝毫没有察觉,正为刚才在游戏里杀了一个人而兴奋。

我将炸好的鸡爪放进事先准备好的冰水中,转过头来又去处理还在活蹦乱跳的大虾,虾线是要除的,要不然吃到嘴里一股土腥味,挑完虾线我又用小刀给虾开背。张文强一直嘟囔着他饿了,陆之佳催促了我好几次。

等我做好五个菜的时候,早就已经过了饭点。我将菜摆好盘、端上桌,两人的游戏还没结束。刚才喊着饿,现在反倒是又不着急了。

等了大概十五分钟,两人的游戏才以失败告终,骂骂咧咧地坐上桌,这大冷天,十五分钟足够让原本冒着热气的油焖大虾凉透。

「嫂子这做得不太行啊,照我们老家的味道差远了。」张文强夹了个油焖大虾,剥开虾壳后丢进嘴里咀嚼,顺便又把筷子伸向了地三鲜。

我心想,你一个东北人,油焖大虾又不是东北菜,怎么还成了参照物呢?

一时间我都不知道该说他没有素质还是说他情商低,到别人家里吃着别人做的菜,嘴里说着贬低的话。

谁知陆之佳竟然附和起他来:「是啊,照我们东北那边是差远了,来南方这么多年还是很不习惯。」

两人一边抱怨着我做的菜没有他们老家的好吃,一边来了个光盘行动,这是什么操作?呵呵,男人。

强推榜
主编力荐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