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无良王爷锦绣妃

无良王爷锦绣妃小说

无良王爷锦绣妃

公子小九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来源:阳光
《无良王爷锦绣妃》小说近期正在全网热推,嘉泰文学为您带来无良王爷锦绣妃小说全文阅读。该小说主角是顾畔之夏景容,作者是公子小九。小说内容精选:他对顾畔之的目光看起来有点复杂,他并不愚钝,当初他会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她身上只会撇清关系,却没有料到,在她一步一步的推动下,事情就有了转机,他又不傻,会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她身上,可是没想到,在她一步的推动下,事情有了转机?而且,即使他是个胆小鬼,跟太子的女人
更新时间:2021-09-09 20:45
开始阅读
详情
目录

红袖一看她这要帮她梳头的架势,忙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一脸惶恐,眼眶却是红了,哽咽着说:“小姐,怎能劳烦你呢,奴婢自己来就好,小姐刚刚有没有伤到哪?快给我看看。”

看样子恨不得要掀起她衣服才好,顾畔之好笑的握紧了她的手,浅笑着,面目轮廓显得极为柔美,眼那熠熠生辉的眸子划过浅浅水印,细声问:“药膏在哪?瞧你脸都被抓成小花猫了,以后别人要再敢欺负你,什么都别怕,打赢了再说,出了什么事情,有我给你兜着,懂吗?”

红袖愣愣的看着她这嚣张的气势,好半响才回过神来,嘴角一抽,喃喃道:“小姐,你变了......”

“变了不好吗?”顾畔之幽幽反问了一句,她自然已不是原来的顾畔之,百般掩饰隐忍也没什么用处,不如一开始就挑明了,这红袖是她的贴身丫鬟,瞧着之前那些护主的举动,也该是能相信的人。

“好,当然好!这样以后就没人敢欺负小姐了,我喜欢这样的小姐,尤其是刚刚小姐用凳子打人的样子,真厉害!”红袖说起刚才,脸兴奋的泛着红晕,笑容纯真,顾畔之忍不住失笑,还以为她会害怕呢,没想到她还这么兴奋。

“可是小姐,夫人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你......”红袖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忽然变得惨白,身子微颤着,显然对那夫人极为忌惮......

入夜时分,院子忽然传来喧闹之声,将浅眠中的顾畔之吵醒了,揉着微痛的眉心披衣刚坐了起来,门便被砰的一声一脚踹开,顾畔之凝神看去,眉头没有忍不住皱了起来,进来的女子年纪尚小也才十一二岁,巴掌大的脸略显明艳,眉宇间却透着蛮横之色,故而破坏了些许美感。

“大姐,这贱人还在躺着呢!”

顾兮卉满脸娇蛮愤怒之色,一上前便上前掀开了顾畔之的被子,手拽上她的手腕,想将她硬要拽下床来,顾畔之纹丝不动,反手扣在了她的脉门筋络之上,微微用力,那顾兮卉便疼的尖叫了,随之走进来的顾梨珞见此,甚是诧异,人没上前却叫身旁的两个丫鬟上前去拉。

顾畔之手一松,那顾兮卉因之前使了力气,便向后一栽狼狈的跌落在地上,连累着压在那两个丫鬟身上,哎呀哀嚎之声响成一片。

红袖这时才从门口匆匆而来,手中还端着一些饭菜,将那饭菜放在一旁,忙上前来护在顾畔之身前,满脸警惕的样子,顾畔之见她如此举动,忍不住微怔,这丫头倒也还护主。

“小贱婢滚开,敢动我,看我不撕了你!”顾兮卉已是恼羞成怒的样子,眼见着又要扑上去,顾梨珞此刻才缓声阻止,凉声道:“三妹住手,是母亲要见她呢,你若伤了她,我如何向母亲交代?”

此时的顾梨珞还是一副温婉可人的模样,却让顾畔之嗅到了一丝做作阴险的味道,伪装?这女人看来段数还挺不错。

顾兮卉一听这话,暗地骂咧了几句,却顾及着顾梨珞只好作罢,手撒娇似的扯了扯她的袖口,娇声道:“好姐姐,我就看不惯这贱人,她刚刚还欺负了我,你先让我教训了她一顿,再把她带到母亲那好吗?”

顾梨珞扬着头,美目淡然的扫视了她一眼,将袖口从她手中这扯回,柔声道:“这可不行,母亲要先问话呢,等问完了话,你再干什么我便管不着了,不过,想必问完话,你也用不着折磨她了。”

这一句话透露出了几分意思,顾畔之在旁听的清楚,神色便沉寂了几分,这顾府中的大小姐,长相柔美,柳叶弯眉唇色粉艳,那双丹凤眼角微扬,透着一股子冷意,说话柔声细语,在顾畔之听来却夹着针一般的尖锐,那所谓母亲,难不成还敢对她下杀手不成?

顾梨珞不再理会那顾兮卉,转而看向顾畔之,笑语盈盈道:“二妹,跟我走吧。”

“我家小姐还病着呢,劳烦大小姐三小姐与夫人说一声,改日定然亲自上门赔罪。”红袖恭声回应,身子微俯着,言语之间进退有度,就连顾畔之也忍不住在心底为她点个赞,这丫头还真是不错。

“闭嘴,轮的到你这个贱婢说话了吗?”顾兮卉一脚朝着她踹了过去,红袖身受撞击,身子后倒额头便磕在了床沿上,顿时便青紫了一大块,原本神色清冷的顾畔之终于开口。

“那你算个什么东西?”她从床上下来,伸手扶起了红袖,凝视着她头上那一块青紫,微凉的手指拂过那一块伤痕,眸眼变得阴冷了起来,转过身逼近那顾兮卉一步,一脚便直袭她的膝盖而去,那顾兮卉身子不受控制的向前栽,顾畔之身子一躲,她笔直的摔下去,下巴直磕在床沿上,痛极不说,还咬着了舌尖,嘴角立即渗出血来!

跟着来的两个丫鬟忙上前搀扶起她,下巴乌青一片不说,咬着了舌尖的痛楚更让她疼的流下泪来,顾畔之拍了拍手轻描淡写道:“这可不关我的事,我只是踢她一脚而已,谁叫她不站稳?”

“想送我回家就给我闭嘴,一个男人唧唧歪歪像什么话!”顾畔之瞪了他一眼,这绝美的脸露出这微嗔的表情来也极美,这郭律斜本就是生性风流之人,如今听这顾畔之训斥他,也就当美人撒娇一般,心痒痒的厉害,哪里还会生气?

“好,我不说话了行吗?表妹,上车吧。”边还作势要将她搀扶着上马车,一旁的红袖看的暗自称奇,这表少爷对小姐从未如此好过,寻常偶然碰见了,也只当不认识来着,这小姐也奇怪了很,她何时见过自家懦弱胆小的小姐如此厉害过?疑惑归疑惑,她这当奴婢什么也不敢说。

马车从后门回了丞相府,也没惊动任何人,顾畔之下车之时道了声谢谢,也没多看他几眼,便随着红袖回了院中。郭律斜还没被一名女子如此冷淡对待,不过鉴于此次看戏看的尽兴便也没什么怨言,坐上马车便回了郭家。

院落地处偏僻,稍显沉寂,整个院中似乎只有她与红袖两人,屋子打扫的整洁干净,却总感觉阴森凄凉,顾畔之不禁头疼的皱了皱眉头,一个相府的嫡小姐,身边服侍的却只有一人?貌似她之前经过的几个院子,可都热闹的很啊。

被人陷害不说,连在府中处境也如此举步维艰,她忍不住抚摸上了酸痛的颈部,无怪乎别人的一棍子都让其本尊香消玉殒,也因此才让她有了重生的机会,从今,她便是顾畔之了,既以她的身份活下去,那便容不得旁人伤害半分,而这仇,自然也得报!

近乎一个时辰之后,红袖才回来,脸色却极为难看,眼睛通红似还有哭过的痕迹,顾畔之见她一副沉默不语的模样,眸色幽寂深沉,半响才缓声道。

“说吧,听见什么了?”

“没,没什么,小姐,你安心养伤,其他的什么都不要想,什么也不要去听。”红袖袖口拭去眼角的水珠,扯出一抹苦涩的笑意如此道,顾畔之幽幽盯着她看,喟叹一声说:“无论别人说什么,我都不会在意,所以,你尽可以说。”

红袖咬了咬牙,犹豫了片刻之后,才谨慎道:“小姐,我刚去灶房想弄点吃的来,却听那些厨娘婆子在说闲话,却听到你的事情大街上都传遍了,他们......他们说,你......与人私通,还......当着太子的面与人勾搭成双,说像你这样的......就应该以死谢罪!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事会传的这么快,名节对一个人女人是多么的重要,小姐......”说到后面,红袖忍不住泣不成声。

强推榜
主编力荐
同类推荐